业绩大幅下滑,紫光大学巨额债务何时才能结清?蓝鲸分析。。

业绩大幅下滑,紫光大学巨额债务何时才能结清?蓝鲸分析。。

原题:演出急剧下降。紫光的巨额债务何时才能停止?蓝鲸解释说,疫情来得突然,给所有教育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。以K12线下一对一辅导为主营业务的大学教育尤其受到影响。2019年以来,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一直在资本市场上不断行动。2019年底,增持紫光大学12.93%股权2.6亿元。近日,天津安特作为实际控制人,再次增持紫光大0.47%的股权,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23.94%,略超过紫光集团,成为上市公司新的第一大股东。

或许金鑫持续的注资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二级市场。年初以来,紫光累计上涨42.67%。然而,与资本市场的热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紫光大学一季度业绩却跌至冰点。突然间,疫情给教育轨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以K12线下一对一辅导为主营业务的大学教育尤其受到影响。在这种背景下,严重依赖子公司教育的紫光大学(2019年占其收入的近99%)的未来在哪里?2020年一季度,紫光学院实现营业收入6亿元,同比减少20.94%;净亏损1603.43万元,同比减少735.07%;扣除非盈利项目后净亏损3269.96万元,亏损增加3739.85%。

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.03亿元,同比下降60.81%。近三年来最差的单季度业绩。根据此前的业绩报告,一季度对全年业绩的贡献仅次于二季度。目前尚不清楚疫情期间损失的业绩能否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内恢复。紫光大学在2019年年报中指出,受疫情影响,该校线下教学处于停滞状态。同时,运营成本相对刚性,对目前的业绩产生了负面影响。针对这一流行病,紫光大学表示,2019年,该公司开发并分销了在线教育业务,并推出了在线一对一、在线团队、学科训练营等课程。

减少疫情对公司业务和未来发展的影响。近年来,网络教育在高校教育中也得到了大力推进。2019年,我们启动了双螺旋模式,大力发展网络教育,但成效并不显著。2019年,学达主要一对一辅导收入占74.26%,在线部分仅占1.3%左右。这么小的业务量,恐怕很难承受疫情期间的课业压力。在疫情期间的刚性教育需求下,会有多少学生流失?在后流行时代,线下学生会恢复到什么程度,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回到正轨?这将成为摆在大学教育面前的一个大问题。

即使线下业务恢复正常,但紫光发展缓慢,增长速度有限。在收入方面,近三年来,紫光的年增长率稳定在8000万元至1亿元之间。但从规模上看,连续三年增幅有限。截至2019年底,学校现有教学点581个,覆盖30个省、116个市。2015年3月31日,全校共有482个教学点。四年多来,教学点总数只增加了99个。导致近年来增长缓慢的重要因素在于,大学教育为了保持紫光大学上市公司的地位而牺牲了增长速度。2015年,大学教育回归A股,承担着民营化带来的巨大债务压力。

此后,紫光大学因业绩不佳,连续两年封顶。在双重打击下,近年来,我国大学教育发展缓慢,难度较大。金鑫也曾表示,为了帮助上市公司摘帽,大学教育牺牲了部分增长率。然而,封顶已经两年了,大学教育仍然没有交出一份精彩的答卷。面对计算机网络教育的快速发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